這部是基於對編劇坂元裕二和主角瑛太的期待感才看的。

不然,光看劇情大意真的不太吸引我:

1996年的某日,深見洋貴的母親囑付他要照顧妹妹,洋貴却没能遵守好約定,

那天,洋貴的妹妹被人殺害了,洋貴為此陷入深深的自責中,

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,凶手竟然是自己的好朋友。

自此之後,洋貴的家庭破碎了,他也一 直無法從自責中解脱出來。

而犯人的家屬雖然過著隐蔽的生活,

但是由於一些人的舉報而不得不到處搬家。

時間轉眼過了15年,洋貴遇到一位女子,

她正是當年犯人的妹妹遠山双葉……

 

還沒看就覺得是部會讓人覺得心情很沉重與壓抑的戲,

果然,第1集看完正是這觀感。

起頭就由15年前的事件開始,

沒有故弄玄虛的運鏡,劇情的雛形由角色的對白裡帶出,

雖說步調略微緩慢,但基於自己想解謎的心態,

總覺得後面一定有爆點,我竟看的十分順暢甚至期待著後續發展。

果然大約2/3時,爆點來了!

洋貴的爸爸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兇手在觀護所時畫的圖,

圖上畫的是璀璨陽光灑落在浮著小女孩屍體的湖面,

洋貴爸爸激動的哭著說

『他沒有賠罪!也沒有在反省!甚至連前科都沒有留下他就自由了!』

原來兇手早就出獄了,

所以洋貴的爸爸才會拿著刀去東京,想藉機殺了兇手。

洋貴原本還阻止爸爸,

但在看到櫃子裡爸爸買的一雙雙由小到大的女鞋,

妹妹的書包還有圖畫,

剎時記憶裡妹妹模糊的臉逐漸清晰,

洋貴並不是忘了妹妹,而是回憶太過悲痛讓他選擇淡忘,

難怪先前會覺得洋貴對遠山双葉說著妹妹被殺之事時,表現的太過麻木,

害我誤以為是瑛太演技有問題,原來是我誤會了。

洋貴覺得自己對妹妹太冷淡,不明白為何妹妹還是喜歡他;

双葉對洋貴說『做妹妹的即使被哥哥冷漠對待1000次,

如果有一次哥哥是溫柔的,就能感受到哥哥的親切』,

這句話由加害人的妹妹對被害人的哥哥說,感覺很微妙啊,

就算因哥哥是犯人的事實讓家人們遭遇了無數的歧視,

過著委屈的生活,

雖然對哥哥有埋怨,但他終究還是她的哥哥。

劇末犯人遠山克哉回到工作的農場,

有位玩風箏的小女孩跑向他,

當他摸著小女孩的頭時,讓我瞬間覺得毛骨悚然,

這小女孩和深見亞紀一樣問著

『為什麼會有像龍龍與忠狗這樣悲傷的故事呢?』,

遠山克哉邊畫著圖說『大概人類是悲哀的生物吧』

我想……接下來的劇情應該不是我想的那樣吧?

洋貴爸爸對克哉的圖的解釋或許不是正確答案吧?

克哉說不定是有著不知名的理由才殺害亞紀?

看著克哉畫的圖,望著鏡頭裡傾洩而下的陽光和田野,

劇情是應該不會走向驚悚風吧!

這麼多的疑問代表著我絕對會看下去吧!

 

最後說一下劇中角色服裝,

戲裡瑛太的打扮太“特別“了,

領巾塞到ㄒ恤裡、九分褲、綠色襪子、白色鞋子,

連穿著黑西裝也要配顯眼的黃襪子,

噗~這算是走另類風格嗎,

如果不是瑛太穿著我絕對會說是土氣啦!

而滿島光的服裝和瑛太也超搭,好土氣的衣服,

一定是因為扮相太村姑,

讓我一時沒認出她是「惡人」裡的被害人佳乃,真的差很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孩子 的頭像
小孩子

小孩子的部落格

小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