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上一集講到「能耐」之後,這一集開始說起「勇氣」與「決心」。

 

很熱血的一集呀,新門辰五郎這消防員救火很熱血,南方仁這醫生救人也很熱血,

 

而野風色誘南方仁…則是讓我看的很”熱血”

 

 

 

此集登場的新門辰五郎為歷史上之名人,

 

憑著在火災現場的強大統率力,和訴裁大型糾紛的能力而揚名,

 

跟隨他的部下多達三千人,是那時代的大人物。

 

雖是一介平民,還得到一橋刑部卿大人的賞識,

 

曾率領三百名部下一路護送卿大人上京,

 

其影響力之大…連當地的老中都要敬畏三分。

 

南方仁偶遇新門辰五郎,因新門辰五郎對一般大夫充滿不屑觀感,

 

南方仁便與新門辰五郎約定(雖然看來是有點被迫的意味),

 

要於下次火場時讓他見識作為大夫的勇氣與決心。


果然有坂本龍馬的地方就有歡樂

 

三寸不爛之舌除了可以當說客募到大筆資金外,

 

連用來”騙女人”也很好用,瞧咲媽被龍馬逗的多樂哩。

 

然後,不免俗的這集又玩起帶點”腐味”的橋段了,

 

第四集時南方仁不僅和龍馬手牽手,

 

還被他撲倒(喔,不,其實第一集龍馬就撲倒過南方仁了),

 

這回更誇張,龍馬說起盤尼西林生意時,陣陣逼進南方仁,

 

說到興奮處時,還幾乎坐到南方仁身上了,

 

此時還好咲的呼喚聲”救”了南方仁,

 

仁一把推開龍馬的樣子…快笑壞我了。

 

之後還偷看野風寫給仁的信,甚至搶先跑在仁前面想早一步到野風那兒。

 

哎,這戲打從一開始我就完全誤會了桐谷健太的佐分利祐輔,

 

搞笑根本是由龍馬負責的,

 

誰叫他第一集一出現就擺出副欠揍臉,

 

害我忍不住一直想起搞怪的平塚啦!

 

醫學的時針以自然加速的速度在前進,可是卻沒給未來帶來好的影響,

 

這讓疑惑不已的南方仁一直思索著這個沒有解答的問題。

 

「我一直認為不管我做什麼,大的歷史潮流是不會發生變化的,

 

可是…也許不是這樣,此時不該存在的蝴蝶,微小的振翅也可能會引起風暴嗎?」

野風:「她叫什麼名字…今天晚上你可以這麼叫我嗎?

 

這樣就不會感覺不真實了。」

 

除了新門辰五郎這條主線,野風色誘南方仁也算這集的另一個重點。

 

當野風問到仁是否打算和咲在一起時,

 

仁口中雖極力否認,還說自己的年紀可以當她的父親……,

 

但從他的肢體語言看來(緊張到發熱直搧風),

 

其實他心裡是有些在意咲的,只是他不肯認真去考慮這個問題,

 

對仁來說,咲是一種習慣的存在,

 

譬如來說就像人們對於水的態度,平常不會覺得有何特別,

 

但一旦沒了水,才會感覺到其重要性。

 

至於對野風,我不認為仁喜歡野風,

 

不反抗的吻與情不自禁的擁抱,只因他把未來的身影與思念投射到野風身上。

 

只是,我好奇為何已經”影薄”的未來,

 

怎麼會在仁與野風氣氛正好之時,照片中的未來…身影卻變清晰了?

 

我的猜測是未來或許是野風的後代,影薄的原因可能跟野風乳癌有關,

 

得了乳癌的野風可能因此沒能生育子女就死亡,

 

但如果他能懷有仁的孩子,那未來就能繼續存在了;

 

但若是仁沒回到過去,野風能順利存活嗎?

 

或是說,這正表示仁的回到過去是早就註定的事?

 

而他在那時代的任何舉動都將牽扯到將來的發展?

火災現場的急救,南方仁把現代急救的那一套完全搬來用,

 

除了用色帶顏色來劃分急救先後順序,

 

眾人合力抬起病患移到另一張病床,

 

還有醫生在病人的哀求下糾結急救的順序……

 

這幾段根本是醫療劇的常見模式,一瞬間差點以為在看Code Blue或救命病棟24時。

 

 

 

接下來就是要見識新門辰五郎與南方仁的「勇氣」與「決心」了。

 

新門辰五郎:「死在火場上是我們消防員的夙願,

 

可是,如果是因為喉嚨被割開而死,他死都不會瞑目的,

 

這是我們消防員的自尊。」

 

南方仁:「有很多無力回天的生命,

 

可是,如果眼睜睜看著能救活的生命不救,我會死不瞑目,

 

這是我作為一個大夫的自尊。」

因為風向改變導致火已快燒到臨時治療所,

 

但南方仁卻以正在動手術不能移動病患而不肯撤退,

 

新門辰五郎因此下令拆掉臨時治療所旁所有的房子,以求確保治療所的安全。


 

新門辰五郎:「聽說你沒有自己逃出來,你作為醫生的尊嚴真是了不起,

 

我是個名符其實的消防員,你是個名符其實的醫生啊。」

 

南方仁:「我沒這麼了不起啦,說真的…其實我已經不知所措了,

 

可是,我決定去相信,相信江戶消防員的尊嚴,所以我才能順利救活他。」

 

我每每都覺得這部戲裡的人物,每一位都是那麼的坦蕩與真誠,

 

僅管口中說的台詞都帶了略微說教意味,但我就是喜歡這種不落俗套的說教,

 

各人認清自己本份做好自己份際的工作,

 

這種看似易懂的道理要實踐起來,並非是人人都做的到。

 

或許就是這樣,我才會覺得這部戲是如此讓我感動吧。

 

 

 

野風:「好想變成雪啊…變成了雪,就能夠落到大夫的肩膀上了吧…」

 

新門辰五郎:「雖然我救了很多不認識的人,可卻害死了自己喜歡的女人…。」

 

這句話聽在南方仁耳裡應該也很有感觸吧。(漫畫裡沒有這一段)

 

盤尼西林提早被製作出來,看來是使坂本龍馬被暗殺的時間提早了,

 

日劇這部份改挺多的,或許是為了增加劇情張力吧!

 

然後戲末,久違的頭痛又向南方仁襲來

 

「忘卻的疼痛喚起了被深埋的記憶…”回去吧…回到那個世界”…

 

原來是這樣啊!那人是…」又是吊人胃口的結尾,

 

看來下集的重點是─野風贖身前的身體檢查,

 

有關龍馬被暗殺的鋪陳,

 

咲接受了提親並向仁說從此不再涉及醫學範疇的事,

 

我想船上的那個胸腔手術應該是沒有了吧。


本集與漫畫差異處:

 

1、新門辰五郎與南方仁認識,其實是因澤村田之助的介紹;

 

   南方仁很多樣醫療器具,還是委託擅長做劇場道具的勘兵衛忠吉製作的。

 

2、南方仁去吉原的目地是為了和鈴屋老板討論在廓內設置診療所,

 

   龍馬興奮的想一起隨行,但被勝海舟攔了下來。

 

3、野風用上回南方仁拒收的五十兩設宴款待他,

 

   南方仁玩的很樂哩,不像日劇裡的仁那樣坐立難安。

 

   野風色誘仁那一段,仁連手都摸到野風的胸了(日劇裡倒是隔了好多層的衣服),

 

   但那心跳感讓他想起了上次與咲在樹林的擁抱…。

 

   漫畫版帶些情色感,日劇版則是拍的比較唯美。

 

4、臨時治療所的設備,是由忠吉和劇團的人運來製作好的擔架、有輪子的床,

 

   幫手則是只有福田玄孝。

 

 

全站熱搜

小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1) 人氣()